第二號交響曲第四樂章馬勒這樣描述著 : 你可以聽到單純信仰而令人感動的歌聲。我來自上帝,也必將回歸到上帝,親愛的上帝將贈與我一盞明燈,引導我走向永恆、幸福的生命


 
一八九四年十二月,寫作時間歷經六年,馬勒完成了第二號交響曲 " 復活 " 全稿,馬勒自述:「整首樂曲聽起來彷彿來自另一個世界,我認為沒有任何人能抗拒這種音樂 ~人們先被音樂打倒在地上,然後再在天使的翅翼上被抬舉到最高的高度上。」


除了馬勒自己,沒有人覺得這首交響曲那麼好,首演場門票根本賣不出去,馬勒只好自掏腰包並借錢來支付龐大的演出費用,然後將票大量發送給朋友及音樂學校的老師學生…


 

演出前馬勒病倒了,但他還是靠意志力將自己拖上台,親自指揮演出,第一場演出結束,就證明他對了… 沒有人能抗拒這種音樂,百餘年來聽過這首作品的人都被馬勒征服了 !

 

話說國內樂團每年上演馬勒交響曲埸次之總和皆維持在個位數甚至零,限制馬勒作品在本地上演的因素,有人說是其所需編制過大,有人說其樂風艱澀多變,不過在國內唱片行內,馬勒交響曲的 CD 盤佔唱片架的 " 篇幅 " 並不遜於海頓、莫札特、貝多芬、布拉姆斯等 " 傳統一哥 ",不信您可到信義誠品店便可了解,顯然臺灣馬勒迷不少,讓我們不得不承認唱片的影響力真的很大,讓馬勒不用音樂廳照樣發光發熱。

 

 進一步分析馬勒在台灣樂迷心中音樂的成分多些,還是音響的角色重些,抑或先著迷其豐富的音響色彩,再迷戀旋律和樂音,甚至先愛上其狂悲狂喜樂風,再撼於馬勒對比反差極大之音響…

 

這似乎沒那麼重要,不過或許是因為馬勒作品中 " 音與響 " 的成分實在精彩太過,有段日子他的粉絲與音響發燒友嚴重重疊,馬勒的音與響竟然造就其作品之風行,這點可能連馬勒自已都始料未及。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生前最喜愛這首馬勒第二號交響曲 ~ 復活

 

 

 

 

阿源所收藏最早期的CD ~ 由與馬勒相知相惜長達三十年的弟子大指揮家華爾特

 

指揮國家廣播交響樂團演出的 No.1  ~ 1939年錄音版本 ~ 單音CD片

 

全站熱搜

阿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